搜索

开启左侧

颠覆一批中国人的认知:日本工业本来远远落后,为什么突然就“碾压”美国了?

[复制链接]
生意经 发表于 2019-12-1 16: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意经
2019-12-1 16:13:09 186 1 看全部
让领先者去领导时代潮流,而落后者则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向别人学习上。

如果中国只想当个二流国家,那么这种思想就是正确的。反过来说,如果中国有志成为一流国家,那么这种思想就是完全错误的。

库叔分享三个真实的历史事件,我们来看看到底谁应该领导时代潮流。

文 | 万维钢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书摘,摘编自《万万没想到: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电子工业出版社2014年10月出版,标题为《创新是落后者的特权:三个竞争故事》,原文有删减,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日本汽车企业把分权思想用到了生产线。

1980年,美国和日本汽车的生产线管理方式完全不同。美国是传统的集权式管理,而日本,尽管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应该更适合集权,却采用了一系列的分权管理办法。各个生产线有相当大的独立性,生产线工人被鼓励向公司提出各种建议,很多这些来自第一线的改进方案最后都被采纳了。相比于独立而民主的丰田车厂,美国本土的汽车厂反而更像是“军国主义”。

日本汽车公司迅速崛起。最有意思的是,有些美国车厂的生产质量不过关,被日本公司收购之后,还是这个厂,还用以前的工人,仅仅是采纳了日本人的管理方法,这个厂就活了!于是美国公司反过来跟日本学。

分权管理方式是谁的创新?你可以说思想是美国人德鲁克从通用提炼出来的,但仅仅有思想不叫创新,敢于用这个思想才叫创新。最后的局面不是日本学美国,而是美国学日本。

2


在讲第二个故事之前我们先来谈谈什么是“创新”。如果从广义上讲,现在所有的公司都是“创新型”公司。每一个好莱坞新电影都是“新”电影,微软的每一款新软件都是“新”软件,暴雪的每一款新游戏都是“新”游戏。从这个角度说,“创新”其实是一种日常的生活方式。

但本文所说的创新不是这种创新。我们要说的是那种改变游戏规则,改变商业模式,“根本性”的创新。这种创新往往具有历史意义,你一旦成功,会有很多后来者向你学习。你不是创新图存,而是引领风气之先。这样的创新最大的特点,不是“开放的头脑”之类的优秀品质,而是风险!

我们的第二个故事与第一个故事惊人地相似。

约瑟夫·朱兰(Joseph Moses Juran)是生于罗马尼亚的美国人,他曾经在当时贝尔电报公司的一个厂担任过工程师。当时的世界还没有“质量控制”这个说法,人们认为控制质量无非就是对所有环节严格把关而已。

(图为约瑟夫·朱兰)

朱兰的革命性思想其实不是别的,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80/20法则。他认为,质量损失并不是均匀地分布在所有环节之中,实际上,绝大多数质量损失都是由于少数几个最常见的错误造成的。这种思想得到了统计学家爱德华兹·戴明(W Edwards Deming)的支持。

1951年朱兰出了一本书,Quality Control Handbook(中文版叫《朱兰质量手册》),这本书在今天看来已经是传世经典。质量思想的创新到底是属于这两个美国人还是属于日本?创新是落后者的“特权”。

通过前面两个故事我们看到,落后者向领先者学习这种模式根本就不是竞争的常态。我们常说的“后发优势”,也就是把领先者早就玩明白了的东西拿来玩,其实是只在自己不但落后,而且是特别落后,以至于根本没有资格跟领先者竞争时才有效。中国早年的“引进外国先进技术”,就是一个适合特别落后者的思路。好在中国并没有沉浸在这种永远追赶别人的思维之中。像磁悬浮列车和电动汽车都是发达国家也不成熟的东西,中国就敢直接上。

后来者创新,后来者引领新潮流,是竞争中的一般规律。当你发现铁路公司已经把铁道修遍了全国,你要做的不是跟着修铁道,而是建高速公路,修机场。这个时候,铁道公司是没有什么创新需求的,是后来者有创新需求。

3


我们用一个体育比赛的故事来进一步说明这种竞争格局。如果总是落后者创新,那么领先者应该怎么办呢?

美洲杯帆船赛是一个古老而有趣的比赛。比赛规则很特别,获得上届冠军的俱乐部自动有一艘船进决赛,而其他各队比赛争夺一个向冠军挑战的资格。此赛事自从1851年创办一直到1980年,冠军都是美国队的。

(图为2012年的美洲杯帆船赛旧金山站。刘艺霖|新华社)

帆船比赛特别讲究答案是直接抄袭其他人的预测。

回顾市场上那些革命性的商业模式,大多都不是由最领先的公司最先提出来的。为什么谷歌自己没有“创新”网络视频,反而是收购Youtube?为什么微软没有“发明”脸谱网(Facebook)?特大公司,如IBM者,并不以特别能创新而闻名,他们最大的能力恰恰是把那些已经被别人证明是好东西的技术迅速普及和产业化。

有人可能会认为既然创新就是承担风险,中国这么大怎么能说赌就赌呢?我们不谈中国可不可以赌,但中国公司可以赌,中国人可以赌。现在已经到了这么一个阶段,中国公司不应该再整天想着学别人,被人调侃C2C(Copy to China),而应该在创新方面冒点险了。

恰恰是因为中国现在还比美国落后,才要让美国学我们,而不是我们学美国。

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鞍山钢铁公司就改变了之前模仿苏联“专家治厂”的官僚管理模式,大胆向一线工人放权,充分尊重普通工人的意见,直接导致大量的群众性技术革新。这套办法后来被毛泽东称为“鞍钢宪法”。今天我们看“鞍钢宪法”,其与丰田公司的分权管理并无本质区别。有人甚至认为,日本人其实是学我们的。

学习了丰田经验的美国人恐怕不会知道鞍钢宪法。这个创新在中国并未得到坚持。美国还没来得及学我们,我们就去学美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生意经 发表于 2019-12-1 16: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意经
2019-12-1 16:22:01 看全部
当一个组织的管理者经常对员工说:你们“去”干啥啥啥事,干不完问责,那这个组织的成长边界就是管理者个人“能力”的顶点;而如果他说:你们“去”干嘛,有提成噢,那其成长的边界就是执行者“能力的”顶点;而如果他说:你“想”干嘛,我给你支持,搞砸了了我兜着,搞好了你拿大头我拿小头,那其成长边界将是全体员工“梦想”的顶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86 | 回复:1

TEL:0876-5623615 地址:云南省广南县北宁路2号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4006433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