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开启左侧

东莞裕元鞋厂已经裁员一大半了,为什么东莞经济还持续增长?

[复制链接]
jingshengyi 发表于 2020-1-3 11: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jingshengyi
2020-1-3 11:22:44 163 5 看全部
这两年在网上经常会看到一些声称东莞制造业转移、经济崩塌、工业区破败不堪的文章,文中往往还会配上一些衰败厂区的图片。


fAOVAZGJWL1bl78A.jpg



这个照片中的破败厂房,就是网上文章中最常呈现给人看的,它是台资企业裕元集团设在东莞市高埗镇的一个厂区。
裕元集团是台湾宝成集团在大陆的子公司。宝成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鞋业代工厂,你差不多可以把它想象成制鞋业中的富士康。
裕元集团从1988年进入大陆之后,在大陆的许多地方陆续设立工厂,巅峰时期在中国大陆合计雇佣了二十几万人。
这里面,最大规模的厂区就设立在高埗镇,仅仅这一个镇上的裕元厂区,就雇佣了大约十万名员工。
现在,裕元在高埗镇的厂区人去楼空,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高埗镇又因此受到了多大的影响?我们就以高埗镇为例,看看珠三角的低技术产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首先,裕元鞋厂去了哪里呢?
从2008年开始,宝成集团就把裕元的产能逐渐向外转移,到现在,宝成集团在全球最大的厂区已经是越南的宝元鞋厂。
裕元产能的转移过程,伴随着人员的裁减,到2017年,高埗镇厂区的工人从巅峰期的约十万人裁减到约八千人,这个数字稳定到今天。
高埗镇原本是农村,发展为今天的现代化城市,都是裕元拉动的结果。高埗镇的常住人口总共只有二十万出头,裕元的十万人大部分被裁撤掉,照理说,这经济也就该崩溃了。
但我查了一下高埗镇在2011年到2015年期间的经济统计数据,
总的来说,到2015年,裕元鞋厂已经裁员一大半了,但高埗镇的常驻人口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高埗镇的户籍人口不到四万人,剩下的十几万都是外来人口,他们并没有因为裕元裁员而离开高埗镇。高埗镇的GDP始终保持着增长状态,居民可支配收入也在持续增长,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同样在稳步增长,说明高埗镇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都还不错。
再看看近十年来东莞的经济统计数据,你就会发现,里面没有一点经济衰败的影子,始终是增长态势。


Ml0a5hHh5055R4C5.jpg



这和照片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不一样了,一个这么大的厂撤走了,经济为什么会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呢?
究竟是什么在转移?
抱着这个问题,我们来到了东莞市的一家公司,公司老板之前就在裕元工作,一直做到了管理层,还曾经被母公司宝成集团派往印尼和越南的工厂担任管理,后来出来自己创业。
他告诉我们,裕元公司被称为制鞋业的黄埔军校,和很多进入大陆的其他台资鞋厂一同,培养出了大量的熟练工人和有经验的管理人员。
这些台资鞋厂还培养、拉动出大量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厂家,这些供应商通常就是从台资鞋厂中走出来的人创立的。那些在台资鞋厂转移过程中被裁掉的工人,绝大部分都被这些供应商厂家吸收了。
珠三角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大趋势,就是台资企业的撤离,伴随着大陆民企的迅速成长。在台资鞋厂的产能逐渐转移走之后,很多国产品牌的鞋厂崛起了,前面说到的那些制鞋业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就转而为国产品牌供货,照样活得不错。
考察一下中国制鞋业的数据还会发现,从2012年到2017年,中国制鞋业的总产量下降了,在全球产量的占比也从66.3%下降55.8%,但是中国制鞋业的收入却从5700多亿元上升到了7400多亿元。
这说明中国的鞋业在向高端方向升级。
再深入一步看,转移到东南亚的鞋厂,究竟是什么转走了呢?
制造一双鞋有上百道工序,实际上,转移到东南亚的,主要是最终的粘接成鞋的工序。有少部分的上游鞋材生产工序也转移了出去,但这些工序也要采购原材料和零部件,它们还是只能从中国供应链采购,这在实际上给中国供应商打开了更大的市场。
所有这些情况加在一块,你就能理解,为什么裕元的产能搬走了,高埗镇的人口数量却没有发生实质变化,工业产值还在不断上涨。因为大部分生产流程仍然留在国内,只是员工从裕元鞋厂流动到了上游的供应商厂家之中。


m4V10Y0U0i902UAu.jpg



当然,高埗镇的产值并不仅仅是靠开枝散叶的鞋业供应商撑起来的,还有更多的产业正在不断发展,比如眼镜业和制药业,都已经成为高埗镇非常重要的新产业。
高技术制造业“转移”了吗?
刚说的这是低技术产业,它主要是发生了终端生产环节的转移,高技术产业又是怎样的情况呢?
以智能手机业为例,2019年10月2日,三星关闭了在广东省惠州市的最后一家手机工厂,把手机产能全都转移到了中国之外。这是不是代表着中国的智能手机制造业严重外流了呢?
其实,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就是看中国的手机产量有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
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7年之间,越南出口的手机在全世界手机出口总量的占比,从0增长到了16%,这确实是很惊人。但中国在同期的占比则从37%增长到了56%,更加惊人。
这还只是计算出口,没有算内销,如果把出口产量和内销产量算到一起,中国在2018年的手机总产量占了全球总产量的90%以上。
不过要注意,这个产量指的是中国生产的手机产量,并不是中国品牌的手机产量,比如苹果手机主要在中国代工生产,那么就会被计入中国生产的手机产量中。
进入21世纪,品牌的逻辑和生产的逻辑,已经越来越分离开,不能被混在一起讨论。


fhz25P3puC8dp88V.jpg



我们一谈到手机,说起来的都是苹果、三星、华为、小米这些品牌厂商,它们面向终端用户,经常做广告,为人所熟知;但这些手机的生产过程,相当大的部分是在代工厂中完成的,诸如富士康、和硕、天珑、智慧海派等等。
这些代工厂完成了全世界大部分手机的生产,但它们不是面向终端的消费者,而是面向发包厂商,所以通常不为消费者所熟知。
那么三星为什么要把手机生产厂从中国转移走呢?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三星品牌在中国市场的衰落。
2013年是三星手机的巅峰期,那年它占据了中国手机市场近20%的份额,排名第一,但之后就一路下跌,到今天市场占有率已经不到1%了,排名已经落到十名以后。
但在世界手机市场上,三星手机的市场占有率仍然是第一。换句话说,三星主要的市场在中国以外,那么把生产基地转移到对外贸易条件更好的越南,也就很好理解了。
而且,就像制鞋产业一样,转移到越南的三星手机生产厂,仍然保持着和中国供应链网络之间的深刻联系。虽然我无法得到三星公司内部的具体数据,但从一个地方就能找到痕迹了,那就是中越之间的通关口岸。
我们在中越之间最大的陆上口岸广西凭祥,访谈到了在这里做报关代理以及国际物流的何加继先生。他告诉我们,这几年来,每天下午四点都会有集装箱卡车从东莞出发,拉满手机配件,第二天下午四点运到越南北部的三星工厂。他的公司每年会为三星的中国供应商运输价值几亿美元的手机配件,但在通过凭祥运往越南的三星手机配件中,他运的那几亿美元的货也只是占了非常小的比例。
除了三星之外,近年来我们也经常看到消息说,苹果公司把代工厂转移到了印度。
但认真看一下数据就会发现,虽然苹果公司在中国以外地区的代工厂数量增加了,但它在中国境内增设的代工厂数量更多。


QAnTB11bN5Ggnpp0.jpg



台资鞋厂走了,很多国产品牌崛起了。三星手机厂走了,更多的手机代工厂在国内诞生。出去了组装工厂,增加了出口零部件。走的是低技术环节,增加的是高技术环节。
近年来中美贸易战谈判艰难持久不见太阳,珠三角地区制造业在升级扩张中求生存,商人秩序走到了政治秩序的前面,似乎让我们看见小政府大社会的影子。这也是社会进步的象征。
2015年,苹果公司在全球一共有33家代工厂,其中3家在中国以外,30家在中国;2019年,苹果公司在全球一共有59家代工厂,其中有7家在中国以外,有52家在中国。
苹果公司到印度开设代工厂的考虑,主要就是规避印度的高关税,供应当地市场。从整体供应链来看,2015年,苹果公司有44.9%的供应商位于中国,到了2019年,比例上升到了47.6%。
智能手机是高技术产业,但并不是其中的所有生产环节都是高技术环节。现在,各国之间已经是在工序层面上的跨国分工,不同国家完成不同的生产环节,共同完成一件产品。
从中国转移出去的环节,往往是一些低技术环节,它们仍然会与中国的供应链有着深刻的关联。我在珠三角乡镇分管过经济、工业和招商工作,我镇的企业与东南亚企业供应链合作模式。


Z6fKm3kuu3OH3UUM.jpg



再补充另外2个珠三角制造业情况。
一是传统低附加值企业在衰退,更多细分行业的冠军正在产生。
制造业竞争压力虽然不断加大,但是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却正如小趋势一般不断刷新我们的认知。我镇一家做户外运动服环保型热封胶带,从5000万到2亿元产值,只用3年不到时间,目前已经是国内市场占有率No.1,几乎所有户外运动高端品牌都是他的客户,如美国哥伦比亚、阿迪达斯、北面、耐克、法国迪卡侬等。
企业负责人告诉我,我们穿的运动服Logo标识70%来自他们公司。不仅如此,他们还在不断整合上下游产业链,从产品、设备到原材料、行业标准等扩大战略布局。此外,类似印刷、小家电、薄膜、食品等类似隐形冠军企业也不断涌现。
二是传统土地利用效率低的大量村级或私人工业厂房面临升级改造,这些厂房容积率基本上都是在1.0以下,承租企业税收、产值和技术水平比较低。
这两年在政府引导和当地优质中小企业的推动下,很多村集体和私人开展“三旧改造”,容积率3.0,甚至4.0高标准厂房不断涌现。
配合深圳先行示范区和粤港澳大湾区现代产业布局,这些工业园有可能成为湾区制造业发展新动力和新载体,迎来制造业发展的新时代。


CW4eY5L40Ee07AYb.jpg



工业机器人的“四大家族”发那科、ABB、安川、库卡占据了全球58%的份额,国内品牌全球占比也较低,与日本、韩国比较,我国制造业的工业机器人密度较低,面临品牌突围的挑战。
技术领域也在加速突破中,但在机器人三大核心零部件方面,国外的技术壁垒依然非常强大,首先伺服系统、基本垄断在三菱,三洋,欧姆龙等公司,其次减速器,垄断在纳博特斯克等,还有机器人的大脑,控制器,发展也不足,如果一直没有研发出核心零部件,产业很难有机会。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随着未来智能化越来越高,制造商之间差异会越来越显著。
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劳动力红利已经到达拐点,人口结构与劳动力成本上升使得中国要与发达工业国一样占到了使用机器人替代劳动力的门槛,机器人时代的来临,资本与技术的力量配合劳动力带来更猛烈的局面。
总结一下珠三角制造业的情况究竟怎么样呢?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低技术产业还是高技术产业,都没有发生一些新闻消息中所声称的那种“转移崩溃”的景象。
实际上,在调研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当地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供应链网络向海外的进一步扩张。
转型升级中很重要的一个内容,是机器替代人的过程,现在被热炒的概念“智慧制造”,就是这样一种升级过程。
如果在制造业中机器能够在大部分环节上替代人,那么制造业的发展逻辑有可能发生深刻变化。




来源网址:https://www.toutiao.com/a677755186938537626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jingshengyi 发表于 2020-1-3 11: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jingshengyi
2020-1-3 11:34:52 看全部
东莞的经济增长主要来自房地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jingshengyi 发表于 2020-1-3 11: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jingshengyi
2020-1-3 11:46:47 看全部
吹给外国人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jingshengyi 发表于 2020-1-3 11:58:33 | 显示全部楼层
jingshengyi
2020-1-3 11:58:33 看全部
统计数据准确度有多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jingshengyi 发表于 2020-1-3 12: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jingshengyi
2020-1-3 12:10:59 看全部
东莞市作为世界代工,竞争力低的厂只能搬离东莞到其他地方发展,并不影响东莞市的高速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jingshengyi 发表于 2020-1-3 12: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jingshengyi
2020-1-3 12:23:03 看全部
不得不承认,大陆人办的加工企业和台商的比起来,不好比,不在一个级别。管理和质控,以及成本观念都没法比。只能望其项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63 | 回复:5

TEL:0876-5623615 地址:云南省广南县北宁路2号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4006433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