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开启左侧

江西帮大败局:一个影子银行引发的崩盘

[复制链接]
生意经 发表于 2020-9-24 08: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意经
2020-9-24 08:43:03 34 0 看全部

  来源:三公子事务所

  2018年4月10日,赖小民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并发言后,竟然没有高层领导与他一起合影。

  同时,原本计划陪高层领导出访美国,也没有等到通知。

  在隐隐不安中,赖小民还是等来了中央纪委的一纸调查令。

  后来,当我们再次看到他消息的时候,他已经是新中国金融贪腐第一案的主角。

  随着赖小民的落马,江西帮也随即消失在金融圈,而他们背后的影子银行则逐渐浮出水面。
  01

  1983年,从江西走出来的央行计划资金司司长王喜义到江西财经学院,为央行挑选后备栋梁之才。

  王司长与同学们见面时,有一个中等身材、声音洪亮的少年吸引了他的注意,尤其是少年郎浓厚的江西口音,让王司长倍感亲切。王司长也是江西人。

  老表见老表,对眼放绿光。就这样,少年郎拿到了进入中国人民银行的门票。

  有了这位老表主任的赏识,赖小民在人民银行可谓顺风顺水,24岁就当上副处长。

  这种经历让赖小民过早地明白一个道理:一个普通人出来混,还是得多结交几个老乡啊。

  于是乎,一颗关于“36局”的种子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2009年,已辗转在央行、北京银监局、银监会金融监管机构淫浸26年之久的赖小民,突然站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本以为会在仕途上一路向上的他,却要面对另一种人生选择。

  当时,已是银监会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的赖小民被银监会副主席找去谈话,希望他去掌管一家名叫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融)的央企。

  华融成立于1999年,是为对口处置中国工商银行的巨额不良资产而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但十年的发展历程中,除了吃下的工商银行巨额的烂账,它本身的发展并无起色,甚至处于退市的边缘。

  尽管赖小民并不想接招,但架不住大领导的四顾茅庐,只好委屈上任。

  2009年,赖小民出任华融总裁的时候,一个名叫王永红的普通江西人,凭借着十多年的辛苦打拼,已经在北京地产圈站稳了脚跟。已是中鸿集团董事长的王永红,刚刚在北京常营地区开发了9800多套商品房。

  而这一年,另一个江西老表刘廷安,已经在中国人寿保险(海外)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副董事长兼总裁。

  两个金融圈的大佬,一个地产公司老板,鲜衣怒马、意气风华,一日看尽长安花。

  但要让三个有头有脸的江西人产生交集,还得等待赖先生这株青葱梧桐长成参天大树。

  但冥冥之中,身份证自有安排。

  02

  赖小民初到华融时,多数分公司处于亏损状态。

  他去国务院开会,座位排在很后面,一些小机构都排在中国华融之前。当过银监会新闻发言人的他,与不少媒体记者都很熟,被问到公司有多少利润,每次他都不好意思回答。

  多亏赖小民是个有能力的人,上任之后就大胆任用年轻人,让混日子的人回家。

  他用的第一招就是包产到户——每人包片三到五个省,一人带三到五个分公司;第二招则是大客户战略,把重要的央企、国企甚至政府都笼络过来。

  三年后,华融全国公司都转亏为赢。

  2012年9月,赖小民任华融党委书记、董事长,成为华融一哥。

  从此,华融成为一个人的江湖。一哥把手一挥,想要打破旧世界,创造一片新天地。

  原本资管公司是卖破烂的,只能处置不良资产,但谁也没说这条破船不能干什么。

  既然没有,那就是说,可以有。

  出身监管,原本应该秉承监管理念,赖大董事长却搞起了老领导恨之入骨的混业经营,至于合规经营,从此不存在了。

  那个时候距离“大资管”时代还颇为遥远,人们混不知资管为何物。华融迈出了第一步,开始借助国家信用在海外以低成本发债融资,再对企业提供股权、债权融资,赚取利差。

  这些钱大量资金进入了房地产、股市,可以说,这些年楼市火爆,信贷怎么管也管不住,华融这第一枪功不可没。

  六年后,华融的总资产翻了18倍,净资产翻了5倍,利润达到了200亿。

  华融走向壮大的光辉史,也是华融江西帮的成长史。

  要掌管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必须要建立一套忠于自己的人马。在华融事业蒸蒸日上的历程中,赖小民一路提拔了一大帮江西子弟兵。

  赖小民视如己出的侄子赖劲宇,2009年前后进入华融后,先后在华融投资拓展部、华嵘投资国际业务部、华融澳门等多个重要岗位历练镀金,于2017年开始掌管华融金控。

  还有3位江西老表王利华、熊丘谷、杨国兵也跟随赖小民在华融工作多年,后来分别做到了执行董事、 副总裁、总裁助理的高位。

  其中的王利华是赖小民多年的副手,2012年10月加入华融任副总裁,2017年4月开始担任中国华融执行董事、副总裁。

  江西帮在华融内部声势浩荡,以致于外界传言——华融的江西老乡如果搞聚餐,食堂就会空一半。

  可见,当赖小民成长为参天大树时,曾经内心那颗关于“36局”的种子早已经开花散果。

  03

  2005年,涉及20亿元关联交易的浙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出现大规模坏账,华融拟增资10亿元左右,对浙江金融租赁进行重组。

  通过此番处置,华融成为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第一家拥有金融租赁牌照的企业。

  正是靠着这种手段,华融慢慢集齐了银行、证券、信托、私募等全副金融牌照。

  成为庞然大物的华融,它的主业已不再是处置不良资产。

  在赖小民的主导下,华融不断越过资产管理公司传统的模式和思维,向着综合金融服务的模式进攻,凭借金融全牌照的优势与大型央企地位,将目标对准了股权、债权投融资。

  在境内通过设立大量的有限合伙企业,以私募基金的形式参与企业的股权投资、类信贷业 务,大量资金流入了房地产行业和二级市场,包括参与房地产企业的配资拿地、开发建设、买壳卖壳等交易。

  在境外,主要是利用金融央企的资信,自2014年开始大发美元债和欧元债,平均成本仅4.3%左右。

  华融扮演的角色更像是影子银行,披着不良的外衣做的是以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为主的类信贷业务。

  监管松散的时期,债权融资就像银行放贷一样,按流程发放;监管加强的时候,就绕道而行,以不良的方式向企业输血。

  对于华融来说,这是赚快钱的方式。

  比如,如果耗资10亿—20亿元接手了一个账面价值为50亿元的不良资产包,有可能包含几百个项目,可能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来完结;但如果做投融资,几个人的小团队,一季度就可以放出20亿元的规模。

  对于操盘手和参与其中牛鬼蛇神来说,以处置不良的名义进行投融资操作是隐蔽的利益输送方式。这从一个北京企业老板的故事中,可以管中窥豹。

  2014年,北京一家国企参股的企业,在一个北京人的手中成为了资不抵债的烂公司,为了让处在崩盘边缘的企业能进入央企华融的战略投资者名单,该老板请托财政系统某高官引荐华融董事长赖小民。

  事成后,王保安收受该老板送予的价值10万港币白金边框眼镜一副、现金10 万元以及2万元香火钱。

  赖小民也从这位老板手中接过了一个装满钞票的皮包,在北京的三环、四环开车绕了好几圈才回到家中。

  当然,在赖小民的朋友圈中,像北京普通老板这样的人物,都是名利场上来去匆匆的过客。真正能绑在一起互相伤害的,还是他的江西老表。

  04

  世事如棋局局新。

  当华融影子银行的业务做得火热朝天的时候,江西老表王永红、刘廷安已经和赖小民拴在了一起。

  2013年,历经地产狂欢、坐拥资本市场游戏门票的王永红问鼎江西首富。

  江西首富无所谓,更重要的是,36开头的身份证。

  36对于中国华融和他的掌门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和情结,而赖小民对王永红这个江西后辈的钟爱也是众所周知。

  王永红后来做旅游地产、做网游、购买香港上市公司,每一次缺钱的时候,都是华融伸手,通过旗下子公司,为中弘股份提供上亿美元级别的融资。

  从2015年到2017年,华融至少给王永红的中弘股份输送了51亿资金。

  王永红最后资金链断裂的时候,老大哥赖小民更是通过安排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港桥)充当白衣骑士,对中弘集团紧急重组。

  2018年3月19日,中弘集团、王永红与深圳港桥签署《关于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 战略重组协议》,后者拟联合其他主要合伙人,发起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 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用于中弘集团重组,基金存续期三年。

  而这时候,江西帮的另一个人物,也就是赖小民的同级校友刘廷安也浮出了水面。

  原来,深圳港桥是中国港桥旗下子公司,中国港桥的前身为至卓国际,控股股东于2015年底开始卖出股份后,刘延安接替创办人卓可风成为董事会主席。

  江西老表刘廷安的过往履历颇为丰富,曾担任中国人寿董事会秘书兼新闻发言人、中国人寿资金运用中心总经理、海南发展银行行长助理兼广州分行行长、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处长、处长、中国人寿保险(海外)副董事长兼总裁等等。

  但这些光环,都不如赖小民同级校友的身份重要。

  也因为这层关系,吃瓜群众一扒资料才发现,中国港桥与华融的缘分不浅:早于2017年5月,中国港桥即与华融金控成立两支基金,两支基金总资本承担为20亿港元,当年12月中国港桥又斥7920万收购华融投资4.85%股权。

  种种迹象显示,中国港桥更像是华融系的体外影子公司,华融才是背后的金主。而此番操作的主要目的,就是借影子公司之手,帮助填补华融在中弘股份的窟窿。

  当时华融在中弘位于海南的旅游度假地产项目的风险敞口已经达到了80亿元,而且没有抵押,可谓风险暴露无遗。

  05

  2018年,可能是江西首富王永红最穷的时候,天天有人追债、天天有人将诉状寄到他的办公室。

  欣慰的是,还有个江西大哥站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他。

  2018年,去杠杆、降风险的浪潮在祖国大地兴起,反腐的风暴也在金融圈如火如荼。

  赖小民时而感到不安,但欣慰的是,背后还有一帮江西老弟追随着他。

  正在王永红看见逃出生天的希望时,赖小民倒了。

  侦查机关从这位曾经的江西瑞金高考状元的家中搜出2.7亿现金,一张张叠起来宛如80层高楼,跟当年的热播剧中赵德汉被抓时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赖小民的贪腐清单足以让人咋舌: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个情妇。

  而他背后的华融帝国,再拿放大镜一看,更像是空中楼阁,2017年度中国华融资产总额为1.87万亿元,总负债总额1.69万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九成。

  与2013年数据相比,五年时间内中国华融资产负债增加1.33万亿元,增长4.7倍;受金融资产信用风险暴露影响,华融资产减值损失也与日俱增,五年累计578.6亿元。

  作为中国最大资产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赖小民的落马,犹如一颗深水炸弹震惊了金融圈。

  “一行两会”中,惴惴不安者甚众;华融体系内,众多人惶惶不可终日。

  黑幕渐渐拉开,一轮金融反腐风暴就此到来。

  06

  一个江湖门派轰然倒下,徒留下一场金额最大的贪腐案和一家A股股价最低的上市公司。

  江西老表王永红的命运,早已在赖小民戴上镣铐的时候被写好了剧本。

  他曾为搏美人妻子韩熙庭一笑,大手一挥以1.24亿港元拍下但却为交齐1.2亿尾款的雍正粉青双龙尊,最终也只是换个手,再度沦为他人的玩物。

  再后来,当人们后来在看到曾经的江西首富时,他坐在了香港的地铁上。

  踏上了“望北”生涯的王永红,已经永远回不到过去了,他曾经的英雄往事和他背后的影子公司一样,消失在现实的迷雾里。

  有人说,赖小明的失败是因为金融反腐风暴,实际上,他的倒下是因为太高估了自己,错把平台当成本事,误把国家利器当成了私家财产。

  有人说王永红轰轰烈烈,高光时做过首富,娶了明星老婆,穷苦潦倒时被人追债告上了法庭。这种大起大落的体验,如晦如梦幻,似灭似绚烂,一生足矣。

  实际上,江西帮的故事,只是一个时代的侧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34 | 回复:0

TEL:0876-5623615 地址:云南省广南县北宁路2号 邮箱:[email protected]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4006433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