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开启左侧

亲历直播惨案:杨坤带货122万只剩4万,招商方坚称是杨坤刷单

[复制链接]
生意经 发表于 2020-11-27 15: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意经
2020-11-27 15:06:24 121 0 看全部

  友情提示:有什么观点和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参与是一种美德,表达就是进步,如果写得好,请分享转发,并在文末点赞
  ,以示鼓励!

  作者 梅新豪

  来源:商业街探案(ID:bustanan)
  “杨坤直播结束后,看到抖音上面销售额超过122万时,我们很高兴。”李立说,“但一起直播的商家电话过来说,我们可能被刷单了,于是赶紧看了下后台的销售数据,特别奇怪,当时心就凉了。果然,第二天买家就开始退款,真实销售额应该只有4到5万。”
  李立是来自山东的一位阿胶卖家。11月8日,他和苏州的羽绒服卖家王恬、广州的化妆品卖家张扬,通过第三方经纪公司天映参与了杨坤的直播带货活动。他们告诉,自己事先在招商关于销售额数百万的诱惑下,分别缴纳了10万-13.5万不等的坑位费后,结果真实销售额平均只有3万左右,还不如自己过去找的不要坑位费的小主播。

  “如果只是坑位费也罢了,但问题是我们被误导压了上百万的货。我们是小商家,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听说还有个小姑娘因为这事儿被开了,大冬天的,连下个月花呗、房租都没着落。”王恬告诉(ID:bustanan)。

  在和天映沟通无果后,张扬他们开始建群,合议如何要个公道。“最初我们的群内有十几位商家,但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坚持到现在的只有我们三个。”张扬说,“我们要死磕到底。杨坤号称要做32场直播,如果事情不闹大,不知道还有多少商家要受骗。”

  11月16日,张扬、王恬、李立带着两个公司员工,一行5人赶赴杭州,先尝试报警,再去天映面谈。

  当晚,张扬给打来电话:“天映的态度和之前沟通时一模一样,强调直播数据造假、刷单是杨坤团队干的,他们也是受害者,拒绝退还我们的坑位费。最后因为发现我们带了记者录音,差点撕扯起来,说本来答应的再送场直播也没了。”他的声音疲惫而嘶哑,充满了无力和失望。
  销售额是怎么从122万变成4万的?

  李立回忆称,在直播当晚,自己觉得杨坤直播间人气较低,还要求他们把产品往后放。直播自己产品时,杨坤直播间大概有1万人在线,直播结束后变成2万,销售122万。

  但是在看到后台数据时, 李立开始觉得不对,“一共600个客户,带来112万销售额,这明显不正常。因为我们发现其中不少客户都买了15件产品,正常消费者不会这么买。因为我们在直播间设置了一个拍立减,原价298,买1-5件的价格是118,但如果超过5件,价格自动恢复成298。正常消费者谁会用原价一下子买15件产品?”
  果然,到第二天,客户开始退款。据统计,要求退款的客户超过300位,涉及金额超过100万,也就是说,大部分的业绩都是由这些客户提供的。李立告诉,他并没全通过退款,对一些订单点了拒绝。

  而被拒绝的客户反过来通过抖音的聊天工具过来维护权益。李立提供的一份聊天记录显示,一位“客户”最初说:“我正常购物、不喜欢不能退款了?”李立方回复:“请配合调查。”该“客户”又说:“不好意思,事先以为是你们需要,大家都遇到坑货了,杨。”
  李立还提供了一份录音文件,录音他里询问对方是否刷单,对方承认。但当李立问是谁让她刷单的时候,对方说需要问问再说。“不少人找到我说是刷单才付钱的,求我们把钱退给他们。”李立说。

  以下视频来源于

  腾讯科技

  在李立的产品直播时,羽绒服卖家王恬就觉得不对了。“我们的羽绒服在后面卖,我看到那个阿胶的数据的时候就觉得这是刷单,因为我们做电商很多年,做抖音直播也很久了,跳单数据有问题的话就能感觉到的,所以我们当时就电话、微信找天映,说数据不对,要不不做了,结果对方说链接都上了,不能不做。”王恬回忆。
  直播结束后,尽管早有预感,但数据还是超出了王恬的心理底线,“最后只卖了200单不到,3万多块钱。我们真的完全没想到,毕竟之前我们在抖音合作30万粉丝的网红,也能卖200多万的营业额。杨坤这号称700万粉丝,天映给过来的带货数据也漂亮。”

  “我们当时没想那么多,想那么多的话也不会被骗了,是吧?”王恬恼恨的说。

  “我做了快8年的淘宝运营,没想到栽在了杨坤手里”

  “每年双十一我都忙得飞起,不过也有开心的地方,但这是我第一个被辞退的双十一,你是无法理解这种心情的。”赵丽恼恨地说。她是王恬说的那个“被开了,连房租都没着落的小姑娘”,也就是张扬的下属,和杨坤直播合作的直接经手人。

  赵丽在2020年6月加入到了张扬的公司。

  她此前专注在淘宝做运营,从手机、服装到水果生鲜等品类都有做过,“这次跟着张扬做化妆品,因为是第一次做天猫国际,我很投入。来到公司的前五个月因为运营策略一直在变,没做推广,拿不到提成,我也认了。每天都在加班,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去。”赵丽说。

  天映公司的招商找来,说杨坤会做32场直播时,加上双十一期间所有熟悉主播的价格都要翻倍,赵丽就特别上心。毕竟,这可能是她来到新公司后的第一个大项目。做好了,拿到提成,也对得住到公司半年后不断加班的辛苦。11月初,她还发了条朋友圈,说最近在加班做件大事,要上杨坤老师的直播,言语中透着兴奋和骄傲。

  在撰稿时,赵丽的该条朋友圈已删除。问过她一句话:“你从业这么多年,运营的水也趟过了,前阵子明星直播刷单作假的事儿也曝光了不少,当时没起疑心吗?”

  赵丽回复:“谁让他们说的太好听了?我做了快8年的淘宝运营,没想到栽在了杨坤手里。”

  赵丽向探案提供了十数张微信聊天记录截图,对方的名字叫“主播杨坤招商”。从聊天内容看,对方开场就给了个下马威,提到:“店铺装修的还行,但是基础不太行的话,选品很难过。”
  接着,对方提到:“这次直播是我们的独家的,我们公司一口气包了杨坤老师5场直播。很多明星都是直播捞钱,做个一两场就跑路的。”在谈到直播数据时,对方显得十分真诚:“杨坤老师首秀不如第二场直播,第二场卖了2800多万。”

  微信聊天截图显示,当赵丽问坑位费能否打折时,对方直接回复:“选品还不知道能不能过呢,老师。”而赵丽提到自己的心理价位是6-8万时,对方表示“杨坤老师数据稳定,还附带权益,这个价格不现实的”,同时称:“姐姐,杨坤老师这个场均数据加上咖位,我只能把你往12万这个价格去往下压。”

  至于杨坤直播数据,对方称:“杨坤正常客单价在100左右,平均能卖4000-6000件。”“杨坤在线最高是他唱歌的时候,上一场30多万在线。”赵丽告诉,当时公司正好有5000件面膜的库存,数量对得上,加上对方说杨坤直播粉丝女性大于男性,这让她很心动。

  因聊天内容太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从整个聊天过程看,对方的一些话术很像套路:

  比如“10万这个价格自己没提成了”、“选品过了,但两个面膜只能,就比谁坑位订的快了”、“你们10万,之后的15万”……

  但总体上也很真诚,比如不建议赵丽这边上唇釉、坦诚的告知有一场面膜只卖了3万多,是因为杨坤直播时去厕所了,不是由他讲解,然后补播或退款,这反而让赵丽觉得杨坤果然靠谱。

  赵丽告诉:“招商方提供的数据固然诱人,但促使自己下决心的,还是杨坤的人设。“我一直觉得杨坤就是个豪爽大气的人,应该不屑刷单造假。”

  尽管在事后坚持把赵丽开掉,但张扬能理解赵丽对杨坤的判断:“我当时也觉得杨坤这么大的明星,这么多年了,不会因为这点事儿把自己的名声坏了吧?”
  事实上,不只是赵丽和张杨。在杨坤直播事件里,所有和提过当时决策场景的商家,都表示看重的是杨坤的人设和名气。

  阿胶卖家李立反复说“想不到杨坤能这样”。李立也过去在其他平台上上和一些小主播都有合作,“我们一直都和四五线网红合作,感觉彼此还是比较信任的。一般自己去对方账号下联系,合作一次能卖掉三五百单,有个几万的销售额。有的网红会收坑位费,但是不多,也就1000、1500的样子。”李力说。

  李立回忆:大概在10月20号,天映的招商找到自己,说杨坤预计在抖音直播,正在招商。当时他虽然想把传播向抖音发展,但戒备心比较强,没理睬,到10月底,杨坤已经进行了一场直播,招商又把直播数据发过来说效果很好,名额有限,李立就心动了,赶紧打款报名,到11月6日交完了12万的坑位费。

  “我们当时完全没考虑过刷单这事儿,因为没经历过,所以对方把销售数字一发过来,我们就信了。”李立解释。

  损失:不止坑位费

  在11月8日直播前,张扬其实已经注意到事情有点不对了。原因是他注意到杨坤此前的一场直播,另外一个品牌的面膜只卖了3万多,于是问赵丽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前所述,招商方已经和赵丽做过铺垫,说当时杨坤去了厕所,是由助理播的,所以赵丽告诉张扬没事(这在之后成了赵丽被开掉的重要原因),加上在这时候合同已经签了,直播计划也只好正常进行。

  “直播当晚我们就傻了。”回忆当晚收看杨坤直播时,张扬一连用蹦出两句一模一样的脏话:“我们前面有个卖家(李立)卖了100多万销售额,看起来很厉害,但是我们才卖了1.6万,这差距太恐怖了。”

  张扬告诉,这是他第一次做化妆品。原本大家都觉得化妆品市场里的欧莱雅、雅诗兰黛这些巨头太强势,新品牌很难有机会,但随着年轻新消费势力的崛起,以及营销场景的分化,后来者是有机会从小众品牌做起来的,所以在2019年找到了美国的一家化妆品品牌,签约成为中国区代理。因为代理权是一年一签,所以张扬也迫切希望尽快在中国市场做出名头。

  在营销层面,张扬最看重两个渠道:一是社交媒体,二是直播。他觉得,直播除了带货外,因为能全方位介绍产品特点,对新品牌在消费者心中建立认知,有不可替代的品宣价值,所以在双十一前,公司和一些淘宝上的小主播进行过合作,做一次大概能有个2-3万元的销售额,因为小主播一般不要坑位费,只提佣金,所以张扬觉得也还行。

  不过 ,公司一直想尝试一些大主播,一炮打响知名度。“我们是新品牌,其实挺弱势的,像薇娅、李佳琦他们肯定不会接我们,所以觉得杨坤带货这是个机会。但现在闹起来了,我特别担心美国那边在今年到期后不再和我续约,前期投入都白费了。”

  另外还有一些商家,他们担心的则是现金流。

  李立为直播备了价值50万的货,他在2020年8月才开始做这个阿胶糕生意。对一个开张三个月的新店来说,如果不尽快清理库存,是致命打击。

  账面看,王恬的损失最重。“本来我的羽绒服卖199,直播给下到189,还送围巾。以前我们都不送围巾,为这次直播我们还去围巾厂定了4万元的货,加上我们备的8000件羽绒服,感觉一套房子没了。”王恬说。

  遥遥无期的扯皮

  在发现数据惨淡、或涉嫌刷单后,商家们开始互相加微信,一起商量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张扬告诉,一位交了35万元坑位费的商家建了一个群,群名叫“1108杨坤直播间被坑商家”,群内包括张扬、李丽、王恬在内,共计有10余位商家。“我们分2个部分,一些商家是和杨坤自己的团队签约的,应该是由杨坤的弟弟杨宇负责,35万坑位费的商家就是和杨坤方直接签约的;另外一部分商家是和天映合作的。”
  “14号,建群的商家突然发了一段话,说杨坤直播虚构数据是第三方有预谋的恶意污蔑行为,然后就退群了。根据可靠消息,他们应该是和杨坤达成了一致,对方把坑位费退了。”张扬说。
  至于和天映交涉的商家,张扬、王恬、李立给探案提供的信息一致:对方开始说公司的净利润可以退,但此后改口,称刷单系杨坤团队所为,自己也是受害者,补偿方式是可以再次赠送一场杨坤直播、以及一场公司将要进行的另外一场直播。

  王恬在11月11日赶赴杭州,找到天映辖区的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拍了2名民警陪同王恬一起赶到天映商谈。“民警的建议是我们先自己协商,天映的答复是要研究,13号给答复。”王恬说:“但是等到13号,对方的回答还是老样子,不能退费,但是可以送一场。接着我们就咨询了律师,律师说合同涉嫌诈骗。”

  根据张扬的说法,一些商家疑似和杨坤团队谈好,一些商家疑似接受了天映的条件,或者不想声张了,坚持到最后的商家就只有张扬、李立和王恬。

  11月16日,在几经交涉无果后,张扬、李立、王恬再次组团赶往杭州,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张扬表示:下一步准备采取法律手段,要将诉讼坚持到底。

  11月19日上午11点25分,张扬告诉:杨坤的经纪人孙超电话找到了他,说会和天映商讨后续解决方案。截止本文发布时,事件尚无明确进展。联系杨坤工作室负责人杨宇,对方也未回复。

  究竟是谁在说谎?究竟是谁在刷单?至今仍是一团迷雾。只有一位商家给出了自己的分析:这次刷单做的非常业余,看着像是新手干的。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进入直播间的几位商家,都因为这场直播,正面临着生意危机。

  另:大量读者还有没养成点赞
  习惯,希望大家阅读后顺手点亮


生意人就用生意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21 | 回复:0

网站备案信息
滇ICP备14006433号-6
网站备案信息
滇ICP备14006433号-6
网站备案信息
滇ICP备14006433号-6

手机APP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TEL:0876-5623615 地址:云南省广南县北宁路2号 邮箱:[email protected]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4006433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