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开启左侧

新疆棉花不吃这一套!

[复制链接]
黄微微 发表于 2021-3-25 10: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微微
2021-3-25 10:54:52 58 0 看全部


  导读:新疆棉花不吃这一套!
  图 / 新华

  “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

  24日,瑞典服装品牌H&M发表在官网上的一份声明在微博上广泛传播,引发中国网友愤怒。这份名为“H&M集团关于新疆尽职调查的声明”称,H&M集团对来自民间社会组织的报告和媒体的报道“深表关注”,其中包括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数民族“强迫劳动”和“宗教歧视”的指控。声明表示,H&M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原材料。

  面对中国网友的怒火,H&M集团瑞典总部24日表示,“无法在电话中做出回应,将在查看邮件后回复”。而“H&M中国”微博账号24日晚发表声明称,H&M集团一贯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管理我们的全球供应链,并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上述引发众怒的声明发表于2020年10月。H&M在该声明中称,新疆是中国最大的棉花种植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供应商从该地区与“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相关的农场采购棉花。“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这意味着我们产品所需要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

  从H&M的声明可以看出,H&M是基于BCI的判断以及一些所谓民间报告和媒体报道做出“停用新疆棉花”决定的。

碰瓷新疆棉花的背后:

除了H&M,还有这些企业?

  24日当天,“H&M抵制新疆产品”“H&M碰瓷新疆棉花”等话题在微博上持续发酵,网友纷纷表示,“希望这些扭曲事实又想挣中国人钱的公司好自为之”“新疆棉花不吃这一套”。

  此后,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下架H&M相关产品。小米、华为、vivo、腾讯等多款手机应用商店下架H&M商城App。

  百度地图、高德地图以及大众点评上也均搜不到H&M相关的信息。
  曾与H&M有商务合作的艺人黄轩、宋茜先后发表声明表示与H&M已无合作关系。

  H&M中国24日晚在微博发表声明称,H&M集团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国消费者,我们致力于在中国的长期投入与发展,目前在中国与超过350家生产厂商合作,为中国及全球消费者提供符合可持续发展原则的服饰产品。但这份姗姗来迟的声明显然无法让网友买账,有网友表示:“给大家简单翻译一下就是:老子没做错。”
  有网友24日发现,中国知名运动鞋品牌安踏也是BCI成员之一。安踏方面24日晚发表声明称,注意到近日BCI发表的声明,并对此事严重关切,我们正在启动相关程序,退出该组织。声明还称,安踏一直采购和使用中国棉产区出产的棉花,包括新疆棉,在未来也将继续采购和使用中国棉。

  在H&M引起关注的同时,网上还有人列出了一份“抵制新疆棉花”的企业名单,其中包括优衣库等品牌。
  对此,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今年2月回应日媒询问时称,如果未来合作厂商被发现涉及强迫劳动,他们将终止或考虑终止业务。

  而无印良品的母公司良品计划则称,他们使用的棉纱,都经过第3方国际认证。

  目前,这些企业暂无回应。

  随后,耐克的热搜也爆了。随之事件的继续发酵,优衣库也上了热搜。
  刚刚,明星王一博宣布与Nike终止合作。
  从2019年10月起,阿迪达斯、鳄鱼、Gap、耐克、ZARA,H&M,一个接一个的外国服装品牌在过去这2年里开始陆续发表声明,一边“澄清”说他们的产业链中没有来自新疆的产品,一边则强调他们“反对强制劳动”,不会允许自己的产业链里存在这样的情况。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外国品牌的声明在描述新疆的“强迫劳动”问题时,用的都是“嫌疑”和“据称”,而不是肯定的口吻。

  这其实意味着他们的声明只是为了给西方舆论一个“交代”,并不是真的认为新疆存在问题。

  然而,不论是因为害怕还是避免风险,这些品牌选择屈从的实际效果,就是在助长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新疆的抹黑,就是在伤害中国的主权,在伤害给他们提供了大量利润的中国人的利益。

  所以,即便H&M那份关于新疆的声明是去年10月发布的,却仍然能在今天引起大量中国网民的不满和愤怒。

  面对此状况,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让我们的智库、民间NGO、媒体和政府以及行业协会也联动起来,在道德和价值观上给这些其实很看重中国市场、很想赚中国人钱的外国资本家立起一套“中国规矩”,并将这些“道德和价值观上的规矩”写入法规政策,成为他们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条件。

  网友:简直作死!

  对于H&M的回应,不少网友表并不买账:避重就轻,看不出任何诚意!
  还有网友安利一则新疆棉花丰收的视频↓

2020年10月,中国棉花主产区——新疆迎来棉花丰收。在新疆各地棉花种植区里,伴随着机械轰鸣声,采棉机在棉田中来回穿梭进行机械化采收。
  带头抵制新疆棉花的BCI,究竟是个什么组织?

  BCI究竟是个什么组织?事实上,这一组织中的会员不乏一些全球知名品牌,这些品牌也曾发表过和H&M相类似的声明,在涉疆问题无端指责中国,打压新疆棉农和棉花产业。

  BCI全名The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是一个于2009年在瑞士成立的非政府组织。

  企查查App显示,BCI于2012年10月在上海成立代表处。BCI曾于2020年10月21日发表过一份英文声明,但这份声明网络链接目前已无法正常打开。记者通过网页快照看到,该声明宣称“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持续存在的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的指控,以及在农场层面上不断增加的强迫劳动风险,导致经营环境难以维持”,因此,BCI决定“立即停止在该地区的所有实地活动,包括能力建设、数据监测和报告”。

  声明还称,2020年3月,BCI暂停了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认证和保证活动,因此,没有新认证的“良好棉花”来自该地区。至于为何做出上述判断,BCI没有解释。
  BCI官方网页

  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西方势力对于中国新疆的造谣抹黑越来越甚,欧盟甚至无理发起单边制裁。对此,中方则加倍还击予以反制,对欧方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10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

  与此同时,H&M集团的一份声明也引发了关注。这份声明掺杂着险恶的政治用心,如此宣称:H&M集团对来自民间社会组织的报告和媒体的报道深表关注,其中包括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数民族“强迫劳动”和“宗教歧视”的指控。

  声明中,H&M表示,我们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原材料。声明称,新疆是中国最大的棉花种植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供应商从该地区与BCI相关的农场采购棉花。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这意味着我们产品所需要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
  H&M集团声明截图

  对此声明,@共青团中央 发文怒斥;现已与H&M品牌无合作的演员黄轩也表示,“坚决反对以任何形式企图对国家及人权进行抹黑造谣的行为”;国内各大电商平台更是屏蔽和下架了H&M的店铺及商品。

  但其实,这则声明中还隐藏着一颗“毒瘤”,它正是BCI这一组织。

  制定“棉花标准”,笼络会员“遵守”

  BCI脱胎于2005年世界棉花基金会(WWF)一次圆桌会议的倡议,随后扩展到世界多国。它们自己宣称,其主旨在于使全球棉花的种植及生产更有利于棉农,更有利于种植环境,更有利于该产业的未来发展。可说来可笑,其一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分明严重损害了新疆地区棉农的利益以及棉花产业的发展。

  去年9月,当时为大选着急上火的特朗普政府疯狂炒作涉疆议题,反复污蔑抹黑新疆存在所谓“强制劳动”现象,扬言发布“新疆棉花禁令”,禁止由中国新疆地区的棉花制成的部分或全部产品。

  今年1月13日据路透社报道,就在离任下台前夕,特朗普政府还操弄“强制劳动”这一借口,宣布禁止进口所有来自新疆地区的棉花和番茄产品。

  而在去年10月,BCI曾发布一则新闻稿,并于今年3月重新编辑过,其中同样宣称新疆地区存在“强制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的现象,这不符合该组织的行为标准,须立即通过吊销或拒绝BCI许可证来处理。从2020年3月起,BCI就暂停在新疆地区发放许可证,因而新疆的优质棉花也不再获得BCI许可证。
  BCI官网新闻稿截图

  事实上,BCI号称是一个非盈利组织(NGO),即产业类的NGO,它制定了相关标准,要求会员必须使用它们认为符合标准的棉花,才能使用BCI标识。除了所谓“环保标准”,BCI鼓吹所谓“提倡体面劳动”,该组织凭空捏造新疆棉花生产中存在“强迫劳动”的谎言,借此封杀新疆棉花。作为其中会员,H&M也自然和其保持一致。

  耐人寻味地是,就在H&M发表抵制新疆棉花事件愈演愈烈之时,从搜索网站查找BCI去年10月的涉疆新闻稿,点击进入网站后却显示“查找不到”。
  3月1日,微信公众号“BCI良好棉花”(账号主题为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又发布了一则关于新疆问题的重要申明。
  截图自微信公众号“BCI良好棉花”

  其中称,近期BCI上海代表处收到之前部分新疆执行合作伙伴的问询函,在此郑重申明,BCI中国项目团队严格遵照BCI的审核原则,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

  但这则声明是否代表BCI总部官方意思,声明及之后并未有更多明确信息说明。可以确定的一点是,BCI此前声明对于新疆棉花的重大伤害,已然造成。

  编造涉疆谎言的,绝非H&M一家

  在BCI的会员体系中,共分为四类:零售商和品牌、供应商和制造商、生产者组织以及公民社会。截至2020年12月9日更新的资料,会员数量达数千个。

  在这其中,零售商和品牌一类对于普通人来说认知度最高,其中不乏许多全球知名品牌,诸如: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彪马(Puma)、迪卡侬(Decathlon)、沃尔玛(WalMart)、迅销(Fast Retailing)等。
  BCI官网截图

  经观察者网查询发现,BCI借以“强迫劳动”为由封杀了新疆棉花,组织中一些为人所熟知的品牌也和H&M一样,发布了污蔑抹黑新疆的声明,只是当时并未发酵。

  去年3月,美国品牌耐克曾发布一则英文声明,声称对有关新疆地区“强迫劳动”的报道表示关切,它们不从新疆地区采购产品,已和合同供应商确认,不使用新疆地区的纺织品或纺纱品。此外,耐克还称,其在中国青岛的工厂已停止从新疆地区招聘新员工,该工厂将不再有任何新疆员工。
耐克声明截图

  在德国品牌阿迪达斯去年的一份有关“人权”和“劳工权利”的报告中,也提到美国对新疆棉花实施制裁一事。阿迪达斯声明称,它们从未在新疆生产过产品,早在2019年春季就已让所有二级原料供应商停止从新疆地区采购棉纱。阿迪达斯还支持BCI的“倡议”,不再对出产于新疆的棉花予以认证。
  阿迪达斯声明截图

  去年8月,日本快消品牌优衣库(Uniqlo)母公司迅销曾在官网发布一则新闻稿,表示没有优衣库产品出产于新疆地区,优衣库的任何生产合作伙伴均未转包给新疆地区的织物厂或纺纱厂。此外,迅销还声称,该公司对一些报道中新疆维吾尔人的处境表示严重关切。
  迅销声明截图

  此外,BCI的会员名单中还出现了中国品牌,例如安踏。会员资料显示,安踏于2019年7月加入BCI,早于BCI去年10月发表涉疆新闻稿之前。
  BCI会员名单截图

  据安踏官方微博@安踏体育 3月24日声明,该公司正启动相关程序,退出BCI这一组织。安踏称,2019年加入BCI纯粹初衷是从全球和地区的环境保护角度出发,推动关于采购供应链的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问题,使全球各地区棉花的种植及生产更有利于棉农,更有利于种植环境。该公司一直采购和使用中国棉产区出产的棉花,包括新疆棉,在未来也将继续采购和使用中国棉。

  假借“棉花谎言”,实则是打压中国

  就在3月24日事件发酵之际,当天晚间,H&M品牌中国官方微博又发布了声明,拒不认错。声明宣称,H&M集团一贯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管理我们的全球供应链,确保全球范围内的供应商遵守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承诺如《经合组织负责任的商业行为准则》,并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

  事实上,新疆地区从来都不存在所谓的“强制劳动”、“强制绝育”、“种族灭绝”等问题,诸如BCI和H&M集团等品牌的所作所为,才真正是侵害新疆棉农及该棉产区发展的恶行。

  有观察者网的读者在相关新闻评论区留言称,去年曾有幸在棉花的采摘季去新疆玩了一趟,在机场前往酒店的路上就遇到了一片棉花地,当地的农户正在用收割机收割棉花。机械化采摘,几台车辆一起匀速向前走的场景十分壮观。这样的场景,真的是一些人口中的“强制劳动”吗?
  @新疆发布 视频截图

2018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新疆采访(点击看报道),彼时新疆90%的棉花已经是机械化采摘

  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歧视少数民族”等说法,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中国外交部已在多个场合反复澄清事实和真相。

听新疆棉农真实采棉

  3月1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表示,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强制绝育”等“侵犯人权行为”,是个别别有用心的所谓学者和机构蓄意编造和散布弥天大谎,违背公理良知,中国人民强烈愤慨。

  他表示,法国作家维瓦斯在其著作《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中也明确揭露了这些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在制造假新闻的阴谋。建议有关人士好好读一读这本书,认真了解什么是事实。

  而在3月16日,赵立坚的一番发言更是说中关键点。他表示,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其目的是限制打压中国有关方面和企业发展。

  既然BCI和一些品牌口中的“强制劳动”已是彻彻底底的谎言,为何这些力量要打压新疆棉农、封杀新疆棉花呢?其中缘由,不言自明了吧。

  事实上,近两年发表过与新疆棉花“切割”言论的外国企业还有不少。其中包括BCI成员巴宝莉、阿迪达斯、耐克、新百伦等。而H&M更是早在去年9月就曾声明终止与中国纺纱行业巨头华孚公司的“非直接业务往来”,理由是该厂涉嫌雇用新疆少数族裔“强迫劳动”。日本共同社今年2月报道称,优衣库、无印良品等12家日本公司拟与“已确认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参与强迫劳动的中国公司”暂停交易。

  《环球时报》记者24日就此采访优衣库、无印良品以及松下公司,截至24日24时,尚未收到回复。记者注意到,优衣库官网目前已没有与新疆棉有关的产品售卖,但无印良品官网上仍有大量新疆棉产品在售。

  新疆棉花:中国自己还不够用

  作为世界最大棉花消费国、第二大棉花生产国,我国2020/2021年度棉花产量约595万吨,总需求量约780万吨,年度缺口约185万吨。其中,新疆棉产量520万吨,占国内产量比重约87%,占国内消费比重约67%。
  新疆长绒棉,世界顶级,做衣被,暖和、透气、舒适,长年供不应求。为满足国内需求,中国每年需进口200万吨左右棉花,近年来积极拓展进口渠道,确保国内棉花供应链稳定。我国还建立了棉花储备制度,确保棉农无虞。
  来源:环球时报(李司坤 邢晓婧 李萌 高雷)、观察者网、CGTN、人民日报、央视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青年报


生意人就用生意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黄微微
二级会员给TA私信

查看:58 | 回复:0

网站备案信息
滇ICP备14006433号-6
网站备案信息
滇ICP备14006433号-6
网站备案信息
滇ICP备14006433号-6

手机APP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TEL:0876-5623615 地址:云南省广南县北宁路2号 邮箱:[email protected]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4006433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